四线谱教室(六):纽姆符号(三)

(杨欣诺)

过去两期,笔者为大家简单介绍过莫奎洛修士(Dom André Mocquereau)的素歌节奏理论,当中关于「强音」(ictus)的概念有三条规则去判断不同音组中哪些音是强音。笔者亦曾提到有一些特殊的妞姆符号,以下将为大家逐一介绍。

(一)双杖号(Bivirga)及双撇号/三撇号(Distropha, Tristropha)

顾名思义,双杖号就是两个杖号并列出现(上图左一)。莫氏的理论中,双杖号可当成连音(tied notes)。另一说法是在唱颂时,第二个音必须重覆唱出,但两音并非完全分开,像余波(repercussion)的感觉。
一直到近年出版的四线谱中,双撇号及三撇号都是像几个点号拼合而成(上图左二及三)。唱法与双杖号一样,声音不会断开,像余波一样。近年,索雷姆(Solesmes)修院出版的乐谱,参照古籍的手写纽姆,设计了新的四线谱纽姆符号(上图右一及二),使歌者更容易识别。以上几类音组的强音都在首个音符上。双撇号及三撇号有时会并列出现,乐谱通常都会将两个音组距离分开,歌者应十分容易看出强音之所在。

(二)颤号(Quilisma)

颤号(上图左)的符号呈波浪形,而且必须与其他音符一并出现。学者均对其唱法有多种解释,而莫氏建议将颤号之前的音符延长。上图右的音符次序是「fa-so-la」,而so音是颤音。所以,在so音前的fa音应该延长,亦是节奏上的强音。

(三)跳跃号(Salicus)

跳跃号与阶梯号(Scandicus)的形状完全一样。唯一不同之处就是跳跃号的第二个音符上有一个直延长号(vertical episema)。有一些学派在唱颂跳跃号时,会将第二个音符延长。上图左一及二两组的音符次序分别为「fa-so-la」及「fa-la-do」。因第二个音符有一个直延长号,所以左一的「so」音及左二的「la」均需延长。右一也是跳跃号,但首两个音符是同音,在莫氏的理论中则无须延长第二个音。

 

(四)熔音纽姆(Liquescent neumes)

「Liquescent」的拉丁文字根有熔化、液化的意思。上图显示了四对基本音组正常的形状(前者)及其熔音版本的形状(后者)。以坡号(Clivis)为例,正常坡号两个音符的大小是一样的;但在后者的熔音版本中,第二个音符明显缩小了。其实音组末端的熔音,大多是为提示歌者要注意歌词里的子音(consonant)。下图的素歌中(特伦多礼弥撒前的洒水礼用),红色圆圈都是熔音坡号,两者唱颂的音节均是「-per」。抄谱员可能是要提醒歌者必须注意「r」音,故以熔音符号标示。在哈利路亚(Alleluia)中的两个L音亦经常以熔音符号作提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