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难歌(The Reproaches)

逾越三日庆期(Paschal Triduum)每天的礼仪各有特色。「十架敬礼」(Veneration of the Cross)必定是救主受难日礼仪的高峰。去年笔者曾为大家简单介绍过当天礼仪的流程,十架敬礼部分的圣乐传统尤其丰富,就让我们重温一下这部分的主要元素。

首先,主礼可手持供敬礼用的十字架从圣堂门口步向圣坛,并在门口、圣堂中央及在圣坛前三次停下,并颂唱「看呀!这十字圣架,救主曾悬于其上!」,会众应:「来吧!我们同来敬拜!」每一次的启应比前一次高音一些。若圣堂格局不容许十架巡行,可以紫布遮盖十架,分三次逐步展示十架。

紧接下来的就是十架敬礼礼仪,会众可到十架面前,作简短敬礼。传统上,此十架须有苦像,让会众亲吻苦像,但亦可以默祷、触抚、鞠躬等形式致敬。向十架敬礼期间,有三首素歌伴随整个礼仪,分别为:(一)对经《主啊!我们尊崇你的十架》、(二)苦难歌(The Reproaches)、(三)圣诗《十字圣架、信仰标帜》(Crux fidelis)。

[pdfjs-viewer url=”http%3A%2F%2Faccinchina.com%2Fwp-content%2Fuploads%2F2020%2F06%2F%E5%8D%81%E6%9E%B6%E6%95%AC%E7%A6%AE.pdf” viewer_width=100% viewer_height=800px fullscreen=true download=true print=true]

根据素歌学者大卫.海利(David Hiley)《西方素歌》一书:「苦难歌是一首独特的、副歌式的素歌。其名《苦难歌》是来自歌词内容。每节都有基督的声音,根据旧约发生的事件,叙述上帝为其子民所作的一切,并责备(reproach)他们的忘恩负义。」

第一句副歌取自弥迦书:「我的百姓啊,我向你做了什么呢?我在什么事上使你厌烦?你回答我吧!我曾将你从埃及地领出来,你却把救主悬在十字架上。」末句是把先知所说的话,与当天礼仪连结在一起。随后就是以希腊文及拉丁文对唱的三圣颂,此处亦是西方教会礼仪里唯一唱颂三圣颂的地方。两组领唱者分别颂唱正歌部分,每节后诗班重覆三圣颂。苦难歌第二部分不再以三圣颂作为副歌,而是以弥迦书的歌词作为副歌。

苦难歌一直吸引不少圣乐作曲家为其谱上新的音乐,包括文艺复兴时期的域多利亚(Tomàs Luis de Victoria)、当代作曲家莫比(Colin Mawby)、桑德斯(John Sanders)等之作品。各位可在YouTube聆听桑德斯的作品。

可能有不少读者对敬礼十架有不少疑惑。为何我们要敬拜一件死物呢?这岂不是崇拜偶像吗?这问题让我想起雅各书第二章的话:「我的弟兄们,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,却没有行为,有什么益处呢?……信心是与他的行为相辅并行,而且信心是因着行为才得以成全的。」向长辈鞠躬敬礼,大家会否认为我们将活人当作偶像崇拜?鞠躬的动作只是将我们心中尊敬之情,以行为表达出来。同样地,借基督为我们受苦受难的十架标记,回应基督为了爱我们所作的犠牲,我们还吝啬这一点的礼仪动作么?只怕我们做什么都不够!只要大家清楚明白,敬礼时所用的十字架,并非上帝本身,而只是借这看得见的实体,与那看不见而无所不在的上帝接触,那就不是崇拜偶像了。

(读者如对教会礼仪音乐有任何提问,又或有特别的礼乐专题希望笔者分享,可电邮至hkskhmusicasacra@gmail.com与笔者联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