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斋期的源起

大斋期刚开始,大家有否想过,为何大斋期是四十天?礼仪学者保罗.布拉特萧(Paul F. Bradshaw)及麦克斯卫.约翰逊(Maxwell E. Johnson),在他们合着的《早期基督宗教的圣日、守斋及节期之源起》(The Origins of Feasts, Fast and Seasons in Early Christianity)一书中,尝试解释大斋期的源起。笔者或许在此为大家简单叙述一下两位学者的见解。
在早期教会,庆祝逾越奥迹前的星期五及星期六均是守斋之日,为预备庆祝救主复活的日子。三世纪有文献指出,亚历山大及叙利亚一带,开始将为期两日的斋期,延伸至六日的斋期。许多说法指出这就是大斋期的前身,但两位学者认为这六日斋期更应看为「圣周」的源起。

七世纪的罗马教会礼仪,在大斋期第三、第四及第五主日,有为预备领洗者的察问弥撒。亚美尼亚礼的洗礼仪注,亦记载领洗前长达三周或以上的预备期。这些传统有可能始于犹太教礼仪。贺夫曼(Lawrence Hoffmann)指出,犹太人为预备逾越节,连续三个安息日的读经都关于准备逾越祭牲和洁净的律例(参出十二及民十九)。但两位学者都指出,亚美尼亚礼的仪注只提及洗礼前的三周预备期,与复活日与圣洗礼并没有必然关系。
北非亚历山大一直有四十天的斋期,但原本并非为复活日而设。马可福音记载主耶稣领洗后:「圣灵立刻把耶稣催促到旷野里去。他在旷野四十天,受撒但的试探,并与野兽同在一起,且有天使来伺候他。」(可一:12-13)笔者数周前介绍过显现日的三重意义:东方博士来朝、迦拿婚筵初显神迹、耶稣领洗。亚历山大教会一样,在显现日纪念耶稣领洗的事迹,并紧随以四十天的斋期效法主耶稣的榜样。

第一次尼西亚大公会议后,开始发展出复活前的四十天斋期,两位学者都认为,这是在大公会议后,普世教会采取统一的做法,将以上提及的各地教会不同传统结合起来,并正式与预备逾越奥迹连上关系,成为教会节期的大斋期。如果这说法是正确,大斋期的源起实在只是来自早期教会的斋戒习俗及领洗前的预备期,与复活期的关系并非如我们想像般那么密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