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公会的教政——何明华

Révérend_R.O._Hall_consacré_évêque_de_Hong-Kong_à_léglise_Saint_Paul_de_Londres-763x1024-1

圣公会的教政

——何明华会督1950年于九龙诸圣堂

在我未讲述圣公会的教政与其它教会的教政彼此不同之前,我要提醒各位,有许多在大体上,与其它教会是相同的,(包括罗马教在内)。我们个个都信圣经为上帝的言语,虽我们使用圣经,各有不同,但对于圣经,感恩与尊重的态度,是彼此相同的。大多数教会,包括罗马教在内,保守信经内的主要教义。我们个个都信,耶稣是上帝的儿子,他是人,也是上帝,他是从死里复活,升天,他可以到处与人同在。我们亦信五旬节圣灵降临,在教会的生活中,圣灵是非常活跃的。

但在几种重要事情中,圣公会与其它教会是有分别的。第一,圣公会是有会督(主教)的,第二,圣公会的牧师,比其它改革教会的牧师有更大的权柄。第三,圣餐聚集,在教会崇拜中,占有更大的部份。第四,我们有公祷文。在首三点,我们类似罗马教,多于其它改革教会,在第四点上,我们不独与罗马教不同,更与改革教会有异。

我想先讲,在圣公会中,牧师所站特殊的地位,因为此事是影响教会中的平信徒,尤其是堂议会。

你会发觉,罗马教的牧区是没有牧区议会的,或堂议会的,他有平信徒的组织,为慈善的,为服务的,有如圣云仙会,这种组织,或其它更多栽培灵性生命的组织,在主理牧区的事宜,几乎完全操于牧师之手。在其它改革教会,普遍有一委办,或一堂议会,以一平信徒为主席。但在圣公会,我们有一个平信徒的牧区议会,但以该牧区的主任牧师为该牧区的议会主席,圣公会不似罗马教,给牧师太多权,又不似改革教会,给牧师太少权。当我在一九四五年回来的时候,有一位其它教会的平信徒领袖,对我说,在沦陷时期,他的会众加增到这么多人,他们可以“雇佣一个传道人”。对于我这句说话,简直是近乎亵渎,因为传道人是上帝的代表。在协和神学,与我们合办神学的友人中,常时叫“牧师”叫做“传道人”,我听闻这样说法,心中时常觉得不安。

在圣公会中,我们不能,亦不肯这样讲法(指上文所说把“牧师”叫作“传道人”),因为每一个牧师,是教区会督(主教)的地方上的代表,而每一个会督又是使徒的继承人,所以牧师,就是耶稣基督自己的地方上的代表。圣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五章第廿节说:“所以我们作基督的大使,就好像上帝藉我们劝你们一般”。又在尼西亚信经,我们说:我们信使徒的教会。“使徒”这个字作“打发出去”解。我们信使徒是基督打发来做他的大使,教会的会督,就是使徒今日的代表。故此,我每一次派立一位牧师,主理一间堂的时候,我必说:“接受这些人的灵魂,这是属我的,也是属你的”。会督时常携带一牧人的杖,乃是象征,他的工作是像牧人的。他是耶稣的代表,耶稣乃是善牧,牧师们乃是会督的副牧人。

教会的行政组织,大可由别种方法而组成的。耶稣可以任由他的门徒,选举他们自己的领袖,好像美国选举他们自己的总统。但事实上,耶稣并不这样做。在他早年工作的时候,他选择十二个人。他一生的工作,就是训练他们,待他升天之后,继续他的工作。这十二使徒确实觉得,他们是基督派立的,故犹大犯罪,自杀之后,他们觉得须要有一人填补他的缺。但他们不肯选举一个候补人,但是他们摇签,希望由这方法,表明是上帝,不是他们来选择这个新使徒。有些人仍然感觉,这个方法也是错的。上帝的计划是呼召圣保罗来补他的缺,所以其他使徒应该等候上帝的安排。

但我应该说明,一方面公理会的人,长老会的人,循道会的人,另一方面,罗马教的人均皆确信,他们的组织法,乃是耶稣所想的,圣经所指定的,乃是正确的。同时我确信我们的组织法是正确的,但我想你们,不可以为这是完全正确的,他人是愚拙的,是盲目的。又有其它的极端派,好像教友派,救世军等,他们没有圣品人,也没有圣礼。另有兄弟会,小群,他们每主日必有掰饼的聚集,对于他们守圣餐的人,好像罗马教一样的严格。廿八年前我初次来香港,在船上的时候,我每日参加瑞士国浸信会的差会人房中的祈祷会。在礼拜六日,我问船主准许我在礼拜日施圣餐,船主就发出通告。我对请我参加祈祷会的瑞士友人说,希望他们可以来守圣餐。在该礼拜六晚上,船上有跳舞会。约九点钟的时候,我在房中,差会中的领袖来问我说:“今晚跳舞的人,明早来守餐吗?”我答话我估量他们不会来,但若他们来,我也很欢喜,不会赶走他们。他实时面露愁容说:“我恐怕我们不能来守,接纳罪人的圣餐。”我答话,很可惜,但不与他们辩论。惟是我的父亲,他是一位牧师,对于圣餐常说的话,“圣餐是为罪人的聚集。”这句话,当时在我耳中大鸣。

如果你想明白圣公会的教义,与及了解为什么圣公会中的会督(主教)及牧师,比较其它改革教会更加有权,这个故事就有重要性。(指上文所说何主教在回香港的客轮上偶遇瑞士浸信会一事)我已经告诉你们其它的教会,信他们的方法依据圣经的,而我们又信我们的方法,又是依据圣经的。我不欲说,他们是错误的,我们是正确的。但我独想说,因为我以为我们的方法是最好,圣公会是强健的生长起来的,有更坚固的根基,优于其它教会。其理由是这样,倘若你的教会,不以会督及牧师的权柄为中心,你就必以道德的行为,为你教会的标准。一间教会以平信徒为领袖,圣品人是雇来传道的,主理聚集的,除了行为为标准外,并无别的标准。教会内的平信徒领袖,除了他们是好人之外,就无权柄。起初听来,这是一个好标准。似乎比较圣公会的标准,更为美善。因为圣公会以洗礼及坚信礼为标准。但我们说,洗礼与坚信礼,比行为更重要的标准,我们这样说,因为洗礼和坚信礼,乃上帝为我们做的事情,并非我们为自己所做的事情。所以,圣品人不是一个好过他的邻舍的人,乃是一个在封立时,得有圣灵的恩赐,主理牧师工作的人。真的,一个坏品的牧师,对于教会是一个大耻辱,一个大损害。但牧师所得的权柄,不是因为他有好道德,而是因为他是封立的人。耶稣说:“不是你们拣选了我,是我拣选了你们”。(约翰十五章十六节)

我现在讲第三点,即是圣餐的聚集。圣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五章第十八节说:“又将劝人与他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”。造句话说,在我前时所引用的说话,所以我们作“基督的大使”之后所讲的。封立的圣品人乃是基督的代表,在这个世界中,继续他赦免人罪的工作。当圣品人举行圣餐聚集,请会众参加,这个圣品人就是将基督为我们舍身流血的赦罪的爱心,奉献与我们。在其它改革教会中,圣餐聚集的注重点乃是友谊。他们时常覆说圣保罗的说话“因为我们分受这一个饼”。(林前十章十七节)同时圣保罗亦说:“因为我们互相为肢体”。(以弗所书四章廿五节)又说我们彼此为肢体“因为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”。(以弗所书五章卅节)圣公会的观念就是,我们联合好像单车轮上的轮齿。每一枝轮齿在轮的中心相会合,那个中心就是基督,我们愈接近基督,我们彼此愈为接近。但单车亦有链的,这些链推动他行的。链有很多圈,彼此紧密连接。圣公会与其它改革教会,最大的分别就是,我们信,基督徒的生活,好像单车轮上的轮齿,多余链中的圈。奇异的很,我首次听闻单车轮齿的譬喻,是由于一位俄国基督徒(东正教徒)所讲出的。这是廿五年前的事。他是俄国基督徒的领袖,由俄国私逃出来的。你记得么!在我上次的演讲,我说,圣公会在很多方面,是与俄国相同的。

真的,其它教会的传道人,亦可以讲,单车的轮齿,及推动单车行走的车链的譬喻,并且说基督徒的生活,像单车的轮齿,多于单车的车链。但我们圣公会人说,他们的组织,是与他们所说,是相反的。正因为他们不承认会督(主教)和牧师,中央的权柄,正因为他们,看待他们的牧师,是雇来传道的,他们圣餐的聚集,变为友谊的聚集,善人然后可以参加,并不是罪人的聚集。这些罪人,有参加唯一的资格就是他们知道,他们是不配前来,接受基督的圣体宝血,所赦罪的,所加强的恩典。

会督(主教)是与圣餐聚集,及基督赦罪的爱心,有密切的联系。在中国教会中,我没有实行公祷文的吩咐。公祷文说,会督在圣餐中,读了认罪文之后,应该读赦罪文。我亦会这样做,但我感觉,我的中文这样不好,会众不知我读的是什么,因此分心寻求,我所读的,是什么,所以我请牧师读出,会众可以明白这几句重要的说话。但依据古代的遗传,会督在圣餐中必须读赦罪文,及祝福,乃是帮助人,明白圣公会的重要行动。同时要注意,会督在早祷聚集中,或晚祷聚集中,除了圣餐聚集之外,不须读赦罪文。


何明华会督,CMG,MC(Ronald Owen Hall,1895年-1975年)是香港圣公会的前任主教。他于1932年十月二十五日被祝圣为主教,当年圣诞节后一周在港举行陞座礼,于1932年至1951年任维多利亚教区主教及中华圣公会港粤教区(后称华南教区)会督(即主教),1951年至1967年任圣公会港澳教区会督。 何明华曾于1944年按立李添嫒,后者成为了普世圣公宗史上首位女牧师。 1965年,香港大学授予他名誉神学博士学位。

6609c93d70cf3bc7e90cb20ad100baa1cc112ac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