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信圣公会Ⅰ——礼仪之美

谈论这个题目的缘由,是因为有某个“神学博士”诬蔑圣公会是“怪胎”,此人撰文说,圣公会使用天主教的礼仪,却拥有新教的神学,是新旧混合的怪胎。其实,这种攻击实在不值得辩驳,但却颇能迷惑那些根本不了解教会神学与历史的弟兄姊妹。

伟大的福音派领袖约翰•斯托德牧师,在其的文章《为什么我仍是圣公会会友?》中提醒我们说,“为什么我们要珍视礼仪?第一、我们可从圣经中找到不少礼仪的根据。新约中有许多片段记录古老圣诗和信条,是基督徒从旧约承袭过来的。第二、礼仪铭刻了真理,保证教义的一致性。第三、它使我们感到与过去连成一线,也和现在教会中的其它人团结。第四、它可防止会众因为神职人员的恶劣习性而受影响。最后,它有助提高专注力,加强会众的参与。这些都对我们大有益处。由于这些优点,我要为圣公会是个礼仪教会表示欣慰。”

可见,礼仪根本不是什么“天主教的错误遗传”,乃是上帝之道有形的表达,是看得见的圣道。John E.Booty牧师指出,“教会的礼仪,以宣讲上帝的圣道并将上帝有形的圣言表现出来,就是圣礼。”

很多弟兄姊妹认为,基督徒可以各自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自由地崇拜上帝,这样的观念其实不仅完全错解主耶稣有关“用心灵与诚实敬拜上帝”(约4:23-24)的教导,并且有亵渎的嫌疑,涉嫌用“私意崇拜”(西2:23)的可怕异端。

礼仪到底是什么?按John M. Krumm主教的教导,Liturgy(礼仪)出自两个希腊字:laos(人民)和eroos (工作)。礼仪就是人们一起做。由于事实如此,就必须有规定的条文和大家一致同意的形式来进行礼拜。

在圣公会的崇拜中,会众不是听众,也不是观众,乃是与牧师(祭司)一起在崇拜,这个崇拜不是以人为中心,乃是完全以上帝为中心的,这个崇拜的效果也不在于是否拥有一位口才卓越、声音优雅的带领者,而是在于整个群体虔诚的参与。

John M. Krumm主教曾引用美国著名导演,以拍摄“圣经题材”的史诗性巨片而著称的西席•第密尔的一则有趣故事来说明圣公会的礼仪之美。在西席•第密尔童年时有一次偶然到附近的圣公会教堂参加大斋首日礼拜,命他感到惊骇的是,他发觉参加礼拜的只有他一个人!然而,在他有时间溜掉之前,牧师来到圣坛开始晚祷,这位牧师主持着全部会众只有一个小孩子的礼拜。整个礼拜仪式都是慎重而虔敬地进行着,好像礼拜堂坐满了会众一样。于是,西席•第密尔认清了一种对于崇拜的态度,就是上帝乃是全部崇拜的中心,而两个人或两千人来敬拜是无关紧要的。

有些人否定圣公会的礼仪传统,却把自己创造的“传统”放在崇拜中,并自夸这是出于新约圣经的教导。其实,新约圣经根本没有规定基督教会崇拜的模式,只是指出了崇拜的真正意义,就是以上帝为中心的崇拜。也有人认为,圣公会的礼仪崇拜没有圣经依据(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之),但是,若是有益敬虔的事,就因为圣经没有明确同意可做的话,基督徒就要一概弃绝吗?

诚然,圣经并没有规定崇拜时可以使用的姿势以及崇拜中可以使用的器具,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事,圣公会的崇拜确实沿袭了犹太崇拜的传统。若是因为圣经没有同意而被拒绝,那基督徒也就不可以在网上学习圣经,因为圣经也没有同意在基督徒可以在网络上查经。若是按某些人所说的,只有圣经同意的事,基督徒才可以做的话,那今天的基督徒几乎寸步难行了,因为主耶稣基督从来没有开过汽车,那基督徒也不能开车了。那些口口声声要忠于圣经的人,其实忠于的只是他自己所理解的圣经,或者根本就是叫人忠于他的理解。

当然,圣公会并不认为礼仪与得救有关,礼仪是人对与至圣、至尊之上帝的回应,圣公会也并没有规定必须使用何种礼仪,故此高派、低派都可以在圣公会中拥有一席之地。

使用公祷书来崇拜上帝,按照公祷书来祈祷,显然优越于普通的“自由祈祷”,因为,很少有牧者在“自由祈祷”的水平能达到公祷书的水准,那些牧师与其在崇拜的时候做长篇大论却空洞无味的祷告,还不如念诵公祷书的祷文。其实,我们参与在自由崇拜的教堂礼拜时,还是可以发现,有不少牧师的祷告实在是陈词滥调,毫无新意。而公祷书中的祷文,无疑是取自圣经与古代教父的,这实在与圣经的教导相合,“我在大会中赞美你的话是从你而来的。”(诗22:25)

John M. Krumm主教指出:“公祷书每一种礼拜仪式本身不仅依照一种缜密平衡的计划进行,而且经由传统教会年历的应用,使一年当中不同时期的这些礼拜,都能以这种方式分别强调不同的主要圣经主题,使崇拜者能注意到完整的基督教故事。

降临节强调基督对人生和历史终极问题所产生的意义;圣诞节及显现节强调他实际临到人类生活中义;在大斋节期则强调基督的生活对世人自甘堕落生活方式的尖锐挑战,这种挑战戏剧性地集中于受苦及圣周的事件;受难节及复活节则强调即使在痛苦、失败和死亡的紧要关头,仍旧获得上帝最后胜利的重新保证。升天节期着重于基督和他国度对整个受造世界的至高权力;圣灵降临节是基督通过圣灵继续运行,特别是在基督徒的团契和生活里;而圣灵降临后的一长串主日强调基督教这伟大故事的意义,对我们整个人生及其问题与机遇之态度的影响。所以教会年历明显地就是圣公会表达其所关心事项的方式,将圣经所强调的事件在整整十二个月的期间中引起敬拜者的注意。”

在一般的自由教会中,只过两个节日就是圣诞节与复活节,并且有把这两个节日蜕变成狂欢节的趋势,不少教会在圣诞节大肆庆祝,充斥各种世俗活动,认为只有举行一场精彩的“圣诞表演”才更能吸引人,那实在有违敬虔的实质。难道,优美、庄严的教会的礼仪就不能吸引人了吗?艾博特•加布里埃尔•布拉索(AbbotGabriel Braso)认为,培养深层灵性生活的障碍,就是现代西方生活中的个人主义、目光短浅和功利主义。这些,正是今天要追求敬虔的基督徒,所必须竭力摆脱的东西。

对我来说,正是因为圣公会的礼仪之美,才使我不断钟情于她。

作者:Rev. Jonathan

Rev. Jonathan,华人牧师,现在美国圣公会圣法兰西斯堂中文团契担任牧职。